当前位置: 玉溪频道/ 要闻
玉溪去年取缔“黑诊所”65户 涉及案件87件
2015-01-16 09:23:1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刚刚过去的2014年,在我市卫生监督部门联合公安、食药监、计生等部门开展的整顿医疗秩序、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中,共查处无证行医、医疗机构违法案件87件,取缔“黑诊所”65户、罚款12.5万余元,移送公安机关案件2件。

据市卫生监督局监督一科科长王万里介绍,近几年,我市卫生监督机构经常开展打击非法行医行动,对非法行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尽管如此,但由于非法行医流动性大、成本低以及监管合力尚未形成等,给执法增加了难度。“每次行动结束后,非法行医现象似乎销声匿迹,但一段时间后,却又死灰复燃,打而不死。”王万里告诉记者。

打击非法行医缘何难?净化医疗市场秩序路在何方?为此,记者走访了相关部门,进行调查了解。

“游医”四处流窜

2014年7月2日,49岁的峨山人方某某组织5人到华宁县青龙镇斗居村委会开展非法诊疗活动,华宁县卫生监督局现场查处,给予方某某没收药品、器械,罚款人民币4600元的行政处罚。2个多月后,方某某又组织人员到江川县江城镇侯家沟村开展非法诊疗活动,江川县卫生监督局现场查处,给予方某某没收药品、器械,罚款人民币10000元的行政处罚。

然而,仅时隔一个月,方某某又组织5人换地方 “重操旧业”,以“玉溪市中医院二门诊(方圆医院)”的名义来到新平县戛洒镇新寨村委会达哈小组开展医疗诊疗活动,戛洒镇卫生院的卫生监督员到达现场后方某某等人开车逃逸,后在县公安局的协助下控制住了方某某等人。新平县卫生监督局执法人员在方某某驾驶的车辆后备箱查到胃康灵胶囊、藿香清胃胶囊、风湿定胶囊等药品,还检查到“玉溪市中医院二门诊(方圆医院)”开展玉溪八县一区巡回义诊的通知书、疾病预防诊治宣传单20余张。执法人员现场未发现合法有效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而方某某等人也未能出示合法有效的《医师资格证书》及《医师执业证书》。经询问得知,方某某承认他们的诊疗行为和“玉溪市中医院二门诊(方圆医院)”无任何关系,属本人行为。

经调查了解,方某某屡次在新平开展非法行医活动。2010年12月至2012年3月期间,方某某先后多次组织非卫生技术人员到新平县建兴乡建兴村委会、水塘镇、者竜乡部份行政村开展非法行医活动。新平县卫生局对方某某非法行医行为立案查处,给予没收登记保存的药品、器械,罚款人民币3400元的行政处罚。

王万里说,非法行医流动性大、成本低,违法者大都选择在城郊结合部及农村地区,这些“游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今天取缔了,明天换个地方买点器械又开始干,跟执法人员玩猫抓老鼠,导致非法行医打而不绝,屡罚屡犯。同时,基层卫生监督队伍中执法人员严重不足,乡镇及农村的监督力度不足,难以形成有效的监管。

“黑诊所”藏匿家中

“黑诊所”从业人员缺乏医师资格证,是医疗行业的一大公害,但依然有患者愿意冒险,使“黑诊所”从不“缺乏生意”。

患者谢某某患类风湿多年,四处求医不见好转,听说通海县某镇某村的葛某某治好了好几个患者,于是就到葛某某家中看病,并住在葛某某设在家中的病房内进行输液、埋针等治疗。2014年10月23日凌晨1点左右,患者谢某某不明原因死在葛某某家中。出事后,患者谢某某的家人到通海县卫生监督局举报这家“黑诊所”非法行医。

接到举报的卫生监督员赶到现场后检查发现,72岁的葛某某在自家二楼设有诊断室一间,在儿子家一楼设患者住院病房和诊断室。在14平方米的诊断室里,卫生监督员检查发现有氯化钠注射液、盐酸普鲁卡因注射液等药品及一次性使用输液器、医用止血钳、医用剪刀等器械,现场还发现有使用过的一次性输液器、一次性注射器、棉签等医疗废物,病房内有刚输完液在休息的患者一人。

在现场,葛某某未能出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师资格证》及《医师执业证》。执法人员通过对葛某某询问后得知,葛某某1981年至1999年在村卫生所担任乡村医生,当时有乡村医生资格证书。1999年离开村卫生所后也经常有人找到家里要求看病,于是他开始给人看病,主要看内科及外科方面的疾病。

通过调查查明,葛某某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条件下擅自在家中开展内科、外科诊疗活动。该行为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根据规定,通海卫生监督局对葛某某擅自在家中开设的诊疗场所予以取缔,给予没收现场查获的药品和器械、罚款人民币5000元的行政处罚,并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将葛某某移送公安机关。

“在通海县的部分农村,非法行医者屡禁不止。少数退职的乡村医生或一些学过医学专业却未取得行医资格者采用短期租房、经常换址、行医场所只存放极少量药品器械的办法与卫生执法人员开展了‘游击战’,这些非法行医者虽屡被查处,却因卫生执法体系尚未健全,卫生执法人力、物力等有限,无法对其进行经常性处罚与打击。”通海县卫生监督局胡副局长说,打击非法行医是一个长期的连续性过程,由于这一工作的长期性及复杂性,相关执法部门要形成合力,才能对非法行医者形成强有力的打击。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